Vicky. T.C

放弃不难,但坚持一定很酷。

“都知道山高水长,这辈子无缘再聚,与其付出再多眼光,不如你干净利落,说永远,永远不相见。”

其实和你在一起,我很怕会把你最后一分喜欢都消耗成友情。但我总想,也要给我一次机会。能光明正大地抱抱你。

能放弃你,也放过我自己。

【庄季】喜欢被动的庄大夫?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能喜欢咯。
话不多说,甜甜哒。
话说陆晨曦的前男友回来之后对陆大夫展开了铺天盖地的猛烈追求,由于当年本来两人不是因为感情不和而分手,很快便进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庄大夫觉得自己再和陆大夫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迟早有一天会被闪瞎自己的双眼,于是庄大夫就 下定了决心。
“陆大夫。”
“怎么啦?急诊叫会诊啦?”
“不是,嗯,我要搬走了。”
“什么?你住不习惯吗?还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祝你和薛峦百年好合。”
说完便匆匆挂了电话,长出了一口气,靠实了自己的椅子。
其实庄大夫要搬走这事从陈绍聪的婚礼后就在计划了。那天,是这样的。庄大夫还是一如既往的端着自己,拿着杯红酒看着满场热闹的人们,陈绍聪和他二老的欢声笑语使庄恕有些动容,父母,对他来说,记忆永远停留在那个年纪。不过,伤感也仅仅只是一瞬,很快就被杨羽打断。
“庄大夫?想什么呢?”
“没什么。”庄恕顿了顿,“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哎我说这晨曦也快和薛峦结婚了,你就还打算接着住她那?”
“呃,确实不合适,谢谢提醒,我会考虑的。”
“嗯。老庄,很高兴这段时间一起共事。”
“我也很荣幸。”庄恕顿了顿,“后天我就不去上班了,你们要继续努力。”
杨羽点了点头,“我会转达给他们的。老庄,那你先歇会,我先走了。”
庄恕目送走杨羽,环顾着满场的人们,看到了修敏齐,傅博文,扬帆。想起了修彤的手术,庄大夫心中纠结不出结果,看着修敏齐,他攥紧了拳头。仰头喝下杯中剩余不多的红酒,转身离去。而着一切,都被和陈绍聪从小玩到大的季警官看在眼里,不过季警官只看了看就下了结论,这人帅是帅,怎么这么忧郁?
后来警队一忙起来就昏天黑地的生活很快让季白忘记了这个又帅又忧郁的人。
最终,庄恕本着医者的良心,为仇人的女儿做了这个高难度的手术。可他是人,他不是神,他跟本无法劝服自己去原谅修敏齐。他逃一般地回到了美国,可没过多久嘉林市就爆发了耐药菌株的感染,而仁合医院作为首发医院已经被完全隔离。因为没有对其敏感的药物,医生在此时显得特别无助,只能凭借经验治疗,每天都有人死去,从正常心跳骤减到零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他联系了北京疾控微生物研究中心和美国加州医学院的Dr.Tony ,带着目前最先前的研究成果回到了仁合,可没想到在医院门口被一个瘦高的年轻警官拦下了。
“抱歉,你不能进去。”
“噢,我是医生,之前在仁合工作,这次回来援助。”
庄恕急急回答,又匆忙跑进医院,那瘦高的警官盯着庄恕的背影,那双承载着光芒的眼睛眨了眨。
“这个人啊,我见过的。”
庄大夫进了医院后就像马达一样高速运转了起来,换上防护服之后就冲进了隔离区,安排陆晨曦和陈绍聪给病人上呼吸机,联系北京疾控中心后了解使用对变异型耐药菌敏感的曾经因为有新型抗生素而停用了五年的抗生素联合用药。很幸运,第一批用药之后,疫情得到了控制,在休息期间,陈绍聪告诉他修敏齐承认错误了,但在救灾中因感染去世,卫计委恢复了他母亲的名誉。
庄恕面无表情的听着陈绍聪说着这些,眼眶慢慢变红了,他站在仁合天台上,盯着钟主任用的烟缸发呆。完成了自己三十年来的愿望,还要回美国吗?庄恕子想了想,留下吧,活得有烟火气息一点。
经过一个多月医护人员的共同奋战,嘉林市的耐药菌感染的得到了控制,不少感染较轻的患者都已经出院,患者也在一批批的痊愈。
庄恕回到仁合工作,任胸外科主任,在仁合医院开展了心肺联合移植的科研项目,在回办公室时,看到走廊边上站着一个瘦高的身着警服的青年,看到庄恕便走了过来。
“庄大夫,是你吧。”
“是我。”
“你好,嘉林市警局第一支队队长,季白。”
“季队长,你好,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警局要了解这次疫情的具体情况,以便归队后做总结。大家伙在医院这边守了一个多月,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好的,请跟我来。”
庄大夫看着眼前认真工作的小警官,想起来那天给所有警员体检时,他负责检查的就是这位队长。
身材不错,工作认真。庄大夫心里嘀咕。
下班之后,庄大夫拎着包便往车库赶,他在网上又看下一套房子,不过这次他挑了一个同性室友,不至于被别人撮合,早就定好了今天去看房子,见房东如果合适就搬过去。庄大夫发誓不想再在薛陆夫妇中闪的耀眼。在建议过他俩先做体检在买票上车后,庄大夫就搬走了,跟着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块抹布。
等庄恕到了新房东那里报到时,新房东正在收拾东西。一开门,两人都愣了一下。心中想:这个人啊,是那个季队长。哦,庄大夫。
“好巧季队长,你是房东?”庄恕打破了沉默。
“嗯,是我,庄大夫快进来坐。”季白这才回过神来。
两人进了屋子,庄恕打量着整间房屋,普通简约的欧式风格,银灰色的布艺沙发,落了些灰尘的茶几,房间角落里还有一个分析案情用的白板。季白挠挠头。
“呃,这不刚把医院和市里的事忙完嘛,家里好久没回来住了,有点乱,你别介意。”
“没事,那就定下吧,可以预交房租吗?”
“嗯,可以。那我收拾一下,你住这间。”
季白指着一个采光不错的屋子,在下午的夕阳中竟显得无比温馨,庄恕看着年轻的季警官,他只穿了普通的白色T-恤和黑色的运动裤,肩宽,腰细,长手长脚,充满活力的人。
哦呦。庄大夫心中一动。
你好,我的新室友。
“晚上一起吃饭吧。”
“嗯,没问题。”季白想了想,也该放松一下。“那我请客,也算给你接风。”
“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回国?”庄大夫很疑惑。
“这个…”季队长挠挠头,如实招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平时在警队一直说一不二,可每次碰上这人就总感觉他的气场能盖过自己。他眨了眨那双无辜的大眼睛。
“这个啊,还得从陈绍聪的婚礼那天说起,那天我看到你了……”季白告诉了庄恕他和陈绍聪是发小,还问过陈绍聪关于庄大夫的一些事,也就顺理成章的知道了庄恕刚刚回国。当然,英明神武的季队长是不会告诉庄恕,他觉得庄大夫还是挺帅的。
庄恕挑挑眉,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手递上一瓶水给坦白从宽了半天的小警察。
“走吧,去吃饭。”
“嗯嗯。”
二人并肩走在路上,庄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季白扭头看他,深邃的眼窝和高挺的鼻梁让他整个人都带着一种英伦的绅士风度,在橘红色夕阳的照射下竟显得十分的温和,季白撇撇嘴,突然想起那天婚礼上忧郁的庄恕,不禁扭头问他。
“庄大夫。”
“嗯?以后就别这么叫了,搞得在家也像上班一样。”
“好,呃,庄恕,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庄恕看着突然有些严肃的季白,笑了笑。
“呃,那天婚礼上,怎么感觉你很忧郁?”
庄恕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小警官会这么关注自己,庄恕微微侧头,用余光看着季白关心自己的眼神,他低着头沉默了好久,跟着季白的脚步来到饭店,坐下后,他抬眼看着对面有双像藏着星辰大海的眼睛的季白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
“嗯,真的。”小警官说完还怕庄恕觉得不够真诚又添了一句,“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嘛。”
庄恕略一沉吟,“你准备好听一段旁人都以为神圣的医院的晦暗历史了吗?”
季白点点头。庄恕低沉的声音将那些陈年往事娓娓道来,大提琴一般的音线在胸腔共鸣,季队长觉得自己要沉溺在这声音中了,听过那些被掩埋的真相,他看着庄恕攥紧到骨节发白的手,鬼使神差的,他伸出手覆了上去,像是哄孩子一般。
“好在都过去了。对吧,以后会好的。”
庄恕抬眼看着正想方法安慰自己的季白,原本冷冷的脸上浮上了笑意。他曾经也只对钟主任这样倾诉心事,钟主任走后再无他人。现在,他想,他已经对这个小警官敞开了心扉。
“对,没事了。快吃饭吧,都凉了。”
季白拿起了手,挠挠头埋头吃饭,庄恕呆呆地看着他,手背上的温度很温暖,像阳光,就是那种冬日里的阳光,照的人心暖暖的,逼退骨头里的寒气。庄大夫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感觉心里其他事都装不下,只有一个人。
吃过饭后,二人散步回家,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季白想,感觉回到了中学时代,和自己喜欢的人走在一起,垂在身侧的手常常相碰,想握住却不敢伸出手的状态。什么乱七八糟的,季警官耳朵微微发红,赶紧收了自己天马行空的思维,两手揣进裤兜。
走,回家。
回家后,庄恕进屋收拾起居,铺床整理东西,不一会没音了,在外面看电视的季警官职业病一下就犯了。
他怎么了,不会有事吧,不行,这么半天了。要进去看看,别出事。向来以行动践行思想的季队长在敲门无应答后冲了进去。可一进去他就愣住了,想问的话被噎在嘴边,呆呆的看着将自己埋在床边阴影里的庄恕,他垂着头,屈膝坐在床头,双臂环抱着双腿,手中拿着个红色的本子,季白隐约看到上面写着“工作证”,不过不像是庄大夫的,它有种陈旧的感觉,季白的脑子发挥了它应有的机敏,想到这应该就是他母亲的工作证。一时间季白不知是该上前还是让庄恕一人静静。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都进来了也不说话,你进来不会就是为了站在那吧。”庄恕的声音闷在胸腔,却低沉好听的不像话。
季队长耳朵尖不出意料的又红了,他迈步走进床旁挨着庄恕坐下,看着庄恕的头顶,有一个好看的发旋,季白咬着嘴唇,绞尽脑汁想安慰面前这个从小不太幸运的男人,正想着,庄大夫突然抬起头,虽然没有眼泪,但季队长很清楚的看到了庄恕那发红的眼睛还有微红的眼眶。
季白愣住了,手忙脚乱地想去找纸巾,却在伸出手去够床头柜上的纸巾时被庄大夫拽进了怀中。庄恕将下巴放在季白的肩膀上,双手环住了他,季白咬了咬唇,也伸手将这个拥抱揽住。
“你说,那些都过去了,对不对?”庄恕用气音喃喃道。
“对,我们以后的生活都会充满阳光。”
“我…们?”
“呃。”季白习惯性的想挠头,却发现拥抱很温暖而自己似乎也不想脱离,他想了想,咬牙道,“对,是我们。”
而在他们确认关系后,全警队和全仁合都感受到了狗粮一斗一斗撒得恶意,就像季队长终于再也不在外面凑合了,取而代之的是庄大夫每天给他带的营养套餐,而庄大夫也不用再加班夜台手术后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家,因为全仁合基本上都知道了庄大夫办公室里总有一个等他等到睡着的季警官。同时,医院和警局的人也很感激他们彼此地存在,起码庄大夫不会再没完没了地加班搞科研,而季队长也不再会拉着队里已婚男士出去撸串。这么说吧,他俩在一起以后造福了仁合胸外的劳苦医者和警队的已婚男士及其家属。
总的来说,百年好合。
至于后来,庄大夫想让季队长给他写封情书,季队长磨了半周。而在庄大夫有天早起时发现早餐已经买好放在桌上,旁边还有想纸条。庄大夫心中爱情的小火苗瞬间就扑腾起来了,但在看过纸条后就被浇灭的一干二净,纸条上季队长用自己龙飞凤舞放荡不的字只写下一句话:
人民警察爱人民。
@AutumnGod.K  姐,好着没?😳😘